[SunTae]Raining Day=Open Mind=



<標籤:Closely>


當寢室的空氣還飄著曖昧的氛圍時,第二個學期毫無預警的結束了。三年級的第一個學期,她們依舊迎接彼此成為自己的室友。

經過一個暑假回到學校一切就像是從新開始,不變的只有太妍主唱的位置,還有允兒依舊人氣當頭,順圭已經卸下校刊社社長的職務擔任社團社長股的黑手。

順圭和太妍的關係維持著、暑假前的距離感,沒有變得太過陌生算是萬幸,另外、練唱的時間依舊是星期三的下午,順圭的星期三則是整天都沒課,有點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

太妍和允兒的關係仍然緊密,順圭則是開始學會不去在意那些,也不找藉口離開宿舍,就算自己一個人待在寢室裡也不錯,對於這點順圭洋洋得意著,像是一個暑假就成長了不少。

這個學期開始,流行音樂社的表演似乎比之前都還要多,順圭一場也沒缺席,因為喜歡太妍的歌聲這件事情從頭到尾都沒有變,她默默擔任起像是保母一樣的角色,因為彩排而沒有時間吃飯時,順圭會提早抵達後台並且帶著兩份晚餐,比較有意義的演出前一晚順圭會準備兩份禮物和卡片,一份給太妍一份給允兒。

她喜歡表演結束後太妍跟允兒給她的擁抱,帶著喜悅和感謝的擁抱,能夠因為這樣而滿足其實是件幸福的事。

星期三的練唱只要沒有其他事情順圭偶爾也會過去,幫他們帶點飲料或是零食,於是、隔壁校刊社的前社長偶爾變成流行音樂社的經理。

順圭通常會帶一本書到練唱室裡,面對主唱的左手邊角落會擺上一張椅子,她通常坐在那裡聽他們練唱然後看書,休息時間就觀察太妍和允兒之間的小動作。

自然的替對方擦去額頭上的汗水,喝同一杯飲料,偶爾允兒會教太妍彈貝斯,彼此之間的互動比其他人都還來的親密,順圭也發現,允兒對於太妍的照顧似乎太過頭了?

期中考週開始的前一天晚上,剛跑完操場回來的順圭洗好澡正躺在床上抬腳,大概是十點,太妍帶著緩慢的步伐走進寢室,雖然沒看到她的臉但是順圭知道不太對勁,平常就算再累心情再不好回來的時候至少都會說一聲:我回來了。今天不只沒有出聲,連腳步聲都很異常。

順圭緩慢的從床上坐起,太妍已經在書桌前面坐下,包包還抱在懷中,咬著手指眼神放空不知道在幹嘛。

「太妍?」沒有反應,果然很不對勁,走近一看好像是有點受到驚嚇的樣子。

「嘿、怎麼了嗎?」直到走到太妍身邊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才回過神來定定的看著順圭。

「允兒說她喜歡我。」意外誠實並且毫無猶豫的回答嚇了順圭一大跳,差一點就大聲叫出來。

雖然曾經暗自猜測過,但是聽到之後還是有點震撼。

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應,空氣變的有點僵硬,順圭在書桌前坐下,思緒不會比太妍清晰到哪去。

像是胃酸經過食道逆流進鼻腔裡,很嗆人。心臟產生像是坐海盜船往下墜落時才會有的漂浮感,一切都太不對勁了。

「那妳…,」輕輕的深呼吸,順圭緩緩開口,「喜歡她嗎?」

「我不知道是不是那種喜歡。」太妍的表情看起來相當煩惱,皺著眉頭的樣子讓人有點不捨,雖然看起來並不是討厭的樣子,但確實為了這件事情有些煩心。

「允兒是個很好的孩子,跟她在一起、或許也不錯啊。」胸口突然來襲的刺痛感讓人很在意,順圭的內心並不如想像中平靜。

順圭想起成為室友的這一年多來,曾出現太妍臉上的所有表情,疲憊時大剌剌打哈欠的樣子,為了報告難產而沮喪的眼神,在宿舍練習歌曲時投入的模樣,一起看電影時不修邊幅的大笑,開心時手舞足蹈的樣子,唯一一次對自己說承受不了別人注目時留下的眼淚,半夜發高燒而虛弱的身體,被批評時不服氣而鼓起的雙頰。

順圭還想起了什麼都沒有努力的自己。沒有努力的讓太妍發現自己重視她的心,就像現在一樣,什麼都做不了。

原來、在流行音樂社裡做的那些事情,都只是一種投射嗎?
希望在太妍的心中變成一個有份量的人,怎麼會現在才發現呢?

那個晚上和太妍的對話無疾而中,順圭忘記自己是怎麼入睡的,忘記太妍有沒有做出決定。

順圭還是跟英文名字Sunny一樣燦爛的笑著,只是好像變得膽小了,去看演出時會坐在比較角落的位置,不敢大方的擁抱太妍,像個做錯事怕被發現的孩子般小心翼翼。因為順圭知道允兒和太妍的互動一如往常代表著什麼。

順圭拒絕了好幾次她們的晚餐邀請,在練唱室裡碰上休息時會主動去跟其他團員聊天,在寢室跟太妍聊天時會躲避她直視的眼神,甚至是在太妍熱情又主動的分享心情時會出現連自己都覺得冷淡的反應。

順圭很討厭現在的自己,她不知道該怎麼拿捏輕重才不會傷害到自己跟太妍。

「妳最近好冷淡。」星期三下午練唱前,太妍雖然準備好了卻遲遲沒有要出門的跡象,因為不開心而面無表情的樣子讓順圭很緊張。

因為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的太妍,為了這句話而醞釀了好幾個星期。

「哪有、啊。」以為可以裝作若無其事卻自亂陣腳的結巴。

「是發生了什麼不開心的事情嗎?」太妍說話時並沒有看著順圭,而是直直的盯著電腦螢幕看,「還是我做了什麼事情讓妳生氣了?」

對於太妍先是關心然後懷疑自己的問句讓順圭很想哭,因為嚴格說起來跟太妍一點關係都沒有,的確是發生了讓自己難過的事情,但是無法誠實的告訴太妍啊。

「是因為我沒有告訴妳我跟允兒已經在一起的這件事嗎?」太妍其實很激動卻壓抑住語調的上揚,「還是因為覺得我忽視了妳這個朋友?」

太妍變得有點哽咽,順圭只能繼續保持沉默。

「如果是因為這樣,我向妳道歉,但是這陣子妳的冷淡讓我很受傷。」從頭到尾都沒有面對順圭的太妍結束了這段對話,僵硬的拿起包包起身開門離開。

寢室裡只剩下無法控制淚水的順圭不知所措的站著。然而正在前往練習室的太妍也不平靜,強忍著淚水在眼眶打轉。

隔天、敏感的節骨眼上來了敏感的訪客。
那個晚上太妍沒有回來。

「Sunny姊姊,對不起。」允兒一進寢室就鞠了個九十度的躬,摸不著頭緒的道了歉,順圭還在一頭霧水。

「沒有跟妳正式的說我跟太妍已經在一起的這件事,我很抱歉。」原來已經不需用敬語了,面對那個一臉認真的女孩,順圭為難的笑了笑。

「不需要為了這件事情道歉,我並沒有生氣啊。」她知道太妍沒有打算出現,否則允兒不會在這兒,「是我才應該道歉,因為自己碰到了不如意的事情,結果害妳們緊張了,對不起。」

「呼、姊姊沒有生氣實在太好了,太妍怕是自己讓妳不高興所以昨天哭了好久。」就算知道允兒沒有惡意,但這句話還是狠狠的刺傷了順圭的心。

為什麼一直以來都知道太妍是個敏感的人,卻還是這樣重重的傷了她的心呢?

「對不起。」第二天下午太妍回來了,帶著疲憊的眼神,順圭沒有猶豫的馬上開口,「前陣子的確是心情不太好,但絕對不是因為妳和允兒,沒有馬上說清楚真的很對不起。」

那是前一天晚上就已經想好的台詞,而且還要附帶一個大大的笑容,只有Sunny才有的陽光般笑容。

「是我想太多了,對不起。」太妍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然後放下手中的包包給了順圭一個擁抱。

「晚上跟我們一起吃飯吧。」不容拒絕的邀請。

順圭很高興和太妍和好了,差一點就走到無法挽回的地步讓人很惶恐,所以在三年級的第一個學期結束以前,她不再拒絕太妍和允兒的任何邀請,但也不再像以前總是主動開口。

和允兒在一起後的太妍比過去看起來開心許多,順圭跟太妍的相處似乎也因為允兒的關係變得比以前更親密,允兒像是一把打開太妍心鎖的鑰匙,太妍主動分享事情的機會變多了,相對的、寢室裡只剩下順圭一個人的晚上也變多了。

順圭盡量讓自己想的淡然,本來就只是為了無法成為親密的朋友感到沮喪,現在這樣更加被信任的關係應該要好好維持才對,所以至少入睡前還能發自內心的微笑。

第二個學期在溶雪的春天中開始,春天剛開始時並不會比下雪的冬天溫暖,但是擁有太陽的春天會讓人變得開心。

如同上個學期的練唱時間,這個禮拜三的練唱卻因為其他團員有事而臨時取消,回到宿舍的太妍脫下還不太能捨棄的手套,發現順圭意外的在這種時候還躺在溫暖的被窩裡。

太妍知道順圭喜歡晴天,兩個人也已經好久沒有在這樣的陽光下一起出去了。

「Sunny啊~?」太妍蹲在順圭的床邊,用冰冷的右手食指戳了戳順圭露在被子外面的一小節手臂,但似乎沒什麼反應。

「李順圭?」太妍知道順圭很少有叫不醒的時候,平常不管多晚睡,太妍只要發出一點小小的聲響順圭就會稍微醒來翻個身,不是個會賴床的人也不太睡午覺,故意吵醒她的時候也不會有起床氣,今天卻毫無反應?

因為有點擔心所以伸手摸了摸順圭的額頭,燙的有點嚇人。

太妍的印象中,順圭好像沒有生過病,甚至是連小感冒都沒有過的樣子。
先簡單的替順圭在枕頭上放上用毛巾包裹著的冰枕,然後打電話給允兒求救,本來只想和順圭一起出去的計畫泡湯了,因為沒有駕照而無法獨自載順圭到醫院去,只好再把已經回家睡覺的允兒叫出來。

雖然很少生病或感冒是好事,但對於順圭似乎從來沒有感冒過的事情太妍突然覺得很不尋常,該不會只是自己沒注意到吧?

太妍騎著腳踏車跟在允兒的機車後面,看著順圭因為意識不清而左右搖晃著的背影,想起大二某個夜裡發高燒的自己,就是讓順圭這樣自己一個人送進急診室的,對於這件事情好像從來沒有好好謝謝順圭,反而是請陪著自己三天的允兒吃了飯,明明這三天當中順圭也是除了晚上的時間以外都沒有缺席不是嗎?

太妍仔細回想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對順圭太差了?比起順圭對自己那樣開誠布公的態度,自己是不是太小氣了一點?雖然知道自己是不想造成別人的困擾所以把心事藏在心裡,但看在別人眼中是不是會變的太過自我保護?

「太妍妳啊、真是個神祕的人。」不知道是在第幾次被"沒事、沒事。"這樣的答案應付了之後,順圭有點像是故意調侃太妍的這麼說道。

好幾次都被順圭看出自己的不愉快,但從來沒有對她說過比較私人的心裡話。
太妍記得有一次表演失常出錯,下台之後順圭用溫暖的笑容跟她說表現的很好她很喜歡,但自己卻一直把難過的情緒壓在心底直到兩個人都已經躺在床上準備睡覺了太妍才哭出來,然後躲在被子裡、面對牆壁的太妍聽到順圭下床的聲音,隨即感覺到枕頭邊多了一個東西,原來是順圭悄悄的將面紙放在太妍的床邊,第二天順圭並沒有多問什麼,就如同往常一樣的和太妍相處著。

太妍知道那是順圭的體貼。

順圭總是毫不掩飾的在太妍面前流眼淚,擔任校刊社社長時因為被社員們質疑自己的能力而在寢室裡哭了一整個晚上,被前男友騷擾時既生氣又難過的在太妍面前發狂似的大叫宣洩,因為和好朋友吵架而留下委屈的眼淚,碰到困難自己解決不了的問題時總會問太妍意見的順圭,那樣努力想成為至親般誠實面對太妍的順圭,太妍一邊想起一邊有點難過。

是不是因為太習慣所以忽略了?太妍想著。老是關心著自己,用不說出口的方式體貼著太妍的順圭,會不會也有不曾說出口的心事呢?

順圭躺在病床上時顯得比平常更佳嬌小,因為身體難過而緊皺著眉頭,臉色慘白的讓人心疼,太妍站在床尾咬著指關節不發一語。

怎麼突然想念起順圭的笑容?

「打了點滴之後大概會昏睡好一陣子,我們要不要先回去晚一點再過來?」允兒拍拍太妍,緩緩說道。

什麼話都沒說,太妍只是搖搖頭,視線沒有從順圭身上移開過。允兒看看太妍,輕輕嘆了口氣後便離開醫院。

順圭恢復的速度比太妍快一點,一天半後出院,雖然體力還沒有完全恢復但只剩下輕微的咳嗽和喉嚨痛了。

「真不好意思,這兩天真是麻煩妳們了。」順圭帶著還有些虛弱的笑容表達謝意,謝謝陪著自己的太妍還有陪著太妍的允兒。

「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太妍走到順圭身邊挽起她的手,帶著順圭從未看過的笑容。

一切都變得風平浪靜,順圭回頭想起這兩年的時間會感到不可思議,那種周旋在人與人之間的奇妙氛圍隨時都能產生巨大的變化,影響一個人的作為、性格、思考,有可能失控也有可能成長。

三年級的尾聲銜接著四年級的到來,開始為畢業做各自的生涯規劃,順圭正在準備研究所的面試,太妍則希望繼續唱歌並且計畫出國進修。

太妍和允兒的交往逐漸從熱戀期進入磨和期,雖然不太吵架但常鬧彆扭,看在順圭眼裡只覺得這兩個人還蠻可愛的。

太妍和順圭的感情明顯變好了,雖然因為各自都在準備畢業之後的出路而減少了相約出門的頻率,但互相談心的機會卻變多了,常常是睡前躺在床上的那段空檔,話題可以從生活上瑣碎的細節衍伸到家人、朋友、對教授的看法、今天的新聞頭條、討論社會政治、分享價值觀,每次都是充實的對話。

偶爾聊到太妍跟允兒,聊到愛情觀,聊到兩個人剛成為室友時的印象,聊到當初的訪談內容,有一次還為了晴天和雨天的話題爭論了起來。

「怎麼都沒看到妳談戀愛呢?」週五晚上有時候會不小心因為隔天放假而聊到天量,太妍突然話鋒一轉害順圭有點措手不及。

「因為不需要啊,我有你們就夠了。」其實順圭本來是想說:我有你就夠了,但那絕對不是適當的答案。

「跟我那時候的回答真像。」太妍指的是二年級的那次專訪,不需要所以不會渴望。

但是愛情的變化就跟天氣一樣難以捉摸,無論是投入一段感情裡的速度還是一對戀人發生變化的速度。雖然太妍和允兒並不屬於連體嬰型的情侶,也許偶爾鬥嘴鬧彆扭,不干預對方太多,給情人和朋友的時間分配各半,但人與人之間的變數卻沒有固定的間隔時間,也不會因為相處模式比較成熟就逃過一劫。

甚至沒有任何理由。

週四傍晚,結束研究計畫修改的順圭回到寢室,漆黑一片的房間裡太妍捲縮在床角,有啜泣的聲音。

順圭沒有把燈打開,放下包包坐到太妍身邊,拿著面紙什麼話都沒說,靜靜的,只聽得到鼻塞的聲音。

回過神來時已經是半夜了,順圭並沒有睡著,但身邊的太妍不知道是何時哭累而睡著了,右手還緊緊的牽在一起。

順圭不太想知道原因,只要知道是為了誰就行了,她不想站在誰那邊,不想為了要保護誰而攻擊誰,因為她知道那兩個人是絕對不可能互相傷害的,只會傷害自己而已。

順圭鬆開太妍的手,用最短的時間、在太妍醒來之前,去了一趟便利商店買了些吃的回來,整個晚上都沒吃會餓醒的。

拆開泡麵包裝時床上的人醒了,雖然在這種時候吃泡麵不太營養,但總比什麼都沒吃來的好。

「我不想吃。」帶著濃濃的鼻音,眼睛腫成平常的兩倍大,還有意料中的答案。

順圭沒有多說話,太妍走進廁所,出來之後順圭依舊坐在床邊本來的位置上,手上捧著泡麵,筷子放在碗口上。

太妍坐在書桌前,兩個人的動作僵持了一分多鐘後,太妍吐了口氣走到床邊接過順圭手上的泡麵。

心情很難過生活還是得繼續,順圭跟允兒吃了幾次飯,一切都很正常,也許看起來沒什麼精神,但彼此復原的狀態都很快,畢竟那些眼淚和紅腫單純的來自捨不得,而不是憎恨或埋怨,並沒有誰對不起誰、也沒有誰對誰錯。

順圭用了很多方法,用了一些不著痕跡的方法,當作是治療情傷的管道。
明明就在同一間寢室裡,順圭硬是要用網路傳些白癡的影片給太妍看,一有空就拉著太妍往外面跑,去聽每一場生涯規劃的演講然後偷偷打瞌睡,找一個空曠沒有人的地方陪太妍練唱,總之就是填滿任何會讓人胡思亂想的空檔。

其實太妍都知道,知道順圭擔心自己,所以與起說是配合倒不如說是自己也希望有人能夠這樣激勵自己。

於是一切都很順利,順利的迎接逐漸逼近的畢業典禮。
那張穿著學士服的合照上,兩個人都哭花了眼卻笑的很燦爛,躲在照片裡的小秘密如果不仔細看是完全察覺不出來的。

兩個人都為彼此準備了做為道別的禮物和卡片,順圭遞出禮物時顯得相當不好意思,因為那是一個只有五立方公分的淡綠色小紙盒,綁上了漂亮的緞帶,幾乎沒有重量的禮物。


『最近看太多日本的偶像劇了。』


太妍一直不明白順圭為什麼會說出這麼無關緊要的一句話,直到她回到家小心的打開紙盒後,淚水無法控制的奪眶而出。


太妍知道、那是襯衫制服上的第二顆鈕釦。


窗外的雨停了,太陽光從厚重的雲層中灑下金黃色的光束,順圭不小心在沙發上睡著了,直到電話鈴聲響起才醒了過來。

「喂?」她知道是誰打的所以聲音在笑。

『睡著了嗎?』
「妳害我等太久了。」並不是真的在抱怨,而是因為很想聽到她的聲音。

『對不起,今天延遲下課了。』
「沒關係、反正我今天沒課。」習慣性的看一下時鐘,今天晚了半個小時呢,現在是早上六點半。

『睡著前在幹嗎?』對方聽起來正走在路上,背景聲有點吵雜。
「在想妳。」因為一直在下雨的關係啊,而且妳又不在身邊。

『真的嗎?』明知故問。
「這邊一直在下雨呢。」走到落地窗旁把門打開,右手拿著電話,左手玩著從屋簷滴下的雨珠。

『我這邊可是大晴天喔。』
「所以有想我嗎?」
『當然有、我都快熱死了。』

一個喜歡雨天但想念晴天的人,一個喜歡晴天卻想念雨天的人,就算隔了一整片太平洋的距離,就算從韓國飛到紐約需要花上一整天,兩個人的想念卻不會受到任何阻礙。

然後,兩個人都笑了、帶著水氣。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上來喘口氣XD

喜歡作者每一篇作品
都很有感覺(迷:什麼感覺?
LOVE SOSI LOVE U >///< (亂告白:p

Re: 上來喘口氣XD

> 喜歡作者每一篇作品
> 都很有感覺(迷:什麼感覺?
> LOVE SOSI LOVE U >///< (亂告白:p

喔喔喔喔喔終於有人留言了
真是感激啊XDDDDDD
喔摸我好感動T^T

No title

從第一篇太妮就很喜歡
只是嚴重詞窮+太害咻 遲遲沒留言...
這裡是天天必逛的點
btw,太妮那篇看了好多次 還是覺得好棒 d(>_<)b

Re: No title

唉呦威啊別害羞嘛~~~
天天來看真是委屈你了畢竟也不是每天都在更新囧
不過這樣一來我得繼續努力生生生了(何)
太妮是老乎老妻(愛心)
再一次感謝你的支持啊!!!
snow其斤言若
手戈是土土女又

snow

女孩兒是命

一起談念愛
  T-ara (2)
  2NE1 (2)
  F(x) (0)
說出你的願望
謝謝光臨
傳送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