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eRi]喜歡我嗎?



<標籤:討厭我嗎?>

「喜歡我嗎?」她總愛這樣問。
『耶、嘖。』她總是這樣回答。

「喜歡我嗎?」她總是問每個人。
她總是當作沒聽到,其實心裡好失望。

如果老是得不到回答,總有一天會放棄追求答案。
如果有一天不再被假裝討厭的問題騷擾,其實心裡會難過吧。

金太妍情緒低落了三個多禮拜。
權俞利高高興興的從她面前跑了過去。

「西卡喜歡我嗎?」明明代機室裡就安靜的很,俞利卻提高了八度的音調。
「不要吵啦!」不管對象是不是正在打盹,反正又不是真的想聽到答案。


『這是SET好的橋段。』共犯西卡的證詞。


坐在待機室另一頭的太妍露出了怪表情。
除了打盹的、正在補妝的,其他人都看到了。

到底是幾個人看到了?
坐在旁邊的順圭,還有坐在對面的孝淵,總共三個人。
三個?對啊、第三個人你一定知道的。
不可能錯過太妍任何表情的俞利。

你以為她什麼都不知道、對吧?
金太妍也以為權俞利什麼都不知道。

只有金太妍以為自己是覺得肉麻而不是在吃醋。

三個禮拜前就開始不太對勁了。
平常總是和自己坐同一台車的權俞利沒有坐在自己正後方的位置上。

「哀一咕~。」習慣性的伸懶腰,平常總會嘻嘻笑著然後伸手替自己抓抓肩膀的人不見了。

金太妍什麼也沒問,看到權俞利從自己面前走過去的時候也是。
故意把視線集中在她身上也沒用,那個身高167的長腿完全忽略眼神壓力。

權俞利下了多大的決心才有辦法這樣啊。
"睡前禁止Q&A!"偷偷在書桌上寫了一張紙條提醒自己。
不可以跑去太妍房間問那個喜不喜歡的問題。

反正她每次都不回答#
想起來會有點生氣,有時候甚至還沒問呢就被趕出房間。

其實關上房門之後金太妍臉上的笑容都被室友李順圭看的一清二楚。


『嘴角都快裂到太陽穴了。』目擊者順圭的證詞。


都是因為她生病了才會破功。
本來打算至少一個月不去接近金太妍的權俞利,才一個禮拜就破功。

那天在頒獎典禮的舞臺上,太妍重病的身體因為支撐不住而蹲了下去。
咳嗽咳了好久才又站起來,卻還是體力不支的靠上旁邊柱子。


『本來是我要過去扶她的。』當晚被任命照顧太妍的秀英的說詞。


「沒事吧?」整個晚上的注意力都在太妍身上,表演的時候也有點心不在焉。

太妍只是搖搖頭。
意料中的反應,但手心碰到皮膚的那瞬間胸口就跟太妍的體溫一樣發燙。
顧不了開幕還在進行,俞利攙扶著太妍下了台。


『回到宿舍以後就被罵了。』因為反應太慢害俞利破功的秀英的委屈。


「等一下還要表演,先去打一針吧。」一點都不希望她去打針,但是俞利知道太妍不可能不上台演出。
「休息一下就好了。」推開俞利的動作是希望她快點回到台上,寧願死掉也不要打針。
「哥、帶她去打針,謝謝。」轉身、眼神露出連經紀人也不敢違背的肅殺之氣。

結果金太妍只在待機室裡睡了一覺。


『還好俞利什麼都不知道。』眼神透露出恐懼的經紀人鬆了口氣。


連想都沒想過能夠拿到大賞這份榮耀。
一瞬間本來要擁抱身邊的太妍,卻想到自己默默的決定,所以繞過太妍跑到徐玄和順圭的身後擁抱了她們。

事實證明一切都太勉強了。
下定決心離金太妍遠一點的這件事,不知道是讓太妍難過還是讓自己難受。
每次想起來就像臨門一腳,一不注意就會忘記。
可是上台領獎的時候,再次破功。

回過神來時已經站在太妍旁邊了。
看到她忍住不哭的側臉,又想到她今天的重病,權俞利再也管不了那個討人厭的決定。
也不是不想擁抱其他在後面哭的亂七八糟的成員們,但是這個位置很好,就在太妍身邊。


『崔秀英那天真的很不厚道。』被搶走台詞的當事人臉很臭。

『誰知道權俞利要說什麼啊#』秀英的反擊。


「謝謝一路走來的九名成員。」就算秀英已經說過這句話,俞利還是堅持自己再說一次。


『牽手的那一刻比什麼都溫暖。』太妍是這麼說的。
『我、嚇了一跳。』那是最後小小聲的補充。


這種場合才不管什麼決定。
所以看到秀英牽住太妍拿著獎盃的左手手腕時,馬上就牽住了太妍的右手,自己也嚇了一跳。


『捨不得放開。』俞利抱著抱枕,沒有表情,但看的出來正在回想很多畫面。


當太妍鬆開手的時候好像被拋一樣難過。
沒想到太妍卻走到背後摟著自己,所以無法控制的哽咽,甚至哭了出來。


『她很少這樣的。』大概是回想起來都覺得高興,俞利嘴角微微上揚說道。

『大概是因為身體不舒服…所以才會那樣…。』不好意思的把臉埋進手中,幾乎不撒嬌的太妍說。


偶爾也會這樣對誰任性一下,只是沒想到會是在舞台上。
尤其是被最近對自己很冷淡的權俞利牽起了手,得獎的喜悅和一點點委屈的感覺就變成了眼淚。


『可是…我以為她會轉過來抱我。』看的出來太妍有些失落。

『我怕我崩潰。』這是俞利的解釋。


落荒而逃,這麼說應該不會太過份。
不是沒想過轉身正面擁抱,但是不想再發生在台上哭到無法移動的事件。

重點是、要知道自己在她心中到底是什麼地位。
如果不在這種關鍵的時刻保持冷淡,就不能知道太妍在不在意了。


『根本就是兩個笨蛋。』聰明的美英偷偷說出看法。


頒獎典禮結束後有點頭暈目眩。
要不是允兒激動的一直朝自己揮手,俞利差點就上錯車了。
喔不、應該是說上對車。


『她做的事情根本就不是偷偷啊。』室友允兒說完之後大聲笑了出來。


全世界都知道權俞利正在和自己冷戰。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根本沒有吵架哪來的冷戰?

一時興起罷了。
受不了金太妍對自己老是冷漠的對待,所以要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

到底哪裡出錯了?
金太妍這幾個禮拜一直這樣問自己。

權俞利幾乎都沒正眼看過自己,跟她說話也只是冷淡的喔一聲,不然就是說什麼不知道,看起來超不耐煩。
明明跟別人說話就興高彩烈,但只要太妍一走過去氣氛馬上變得不對勁。
尤其是權俞利會馬上走掉最讓人生氣#

搞什麼嘛#


『喔…哀…有點讓人擔心…。』身為老么的徐玄看起來有點煩腦。


對面耐力超強的金太妍,權俞利快要沉不住氣了。
到現在還能保持嘴角弧度剛好的金太妍,完全看不出來太妍到底有沒有一點點難過或是傷心而非常緊張的權俞利。

套用美英的那句話:真是笨的可以。

啊、都忘記提到關於俞利第三次破功的事情。

那是在演唱會上發生的。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沒有辦法清楚知道是誰主動。


『是她…吧?』兩位當事人的回答竟然一樣,還滿臉通紅。


不知道是誰強吻了誰,在演唱會上。


『哀一咕~姊姊們…。』目擊者徐玄竟然害羞了起來。


演唱會結束後的權俞利最終還是上對了車。
很久沒有看到的肩膀線條,也不過就三個禮拜而已。

雖然她在前座沒有伸懶腰,她在後座也沒有嘻嘻笑。
她還是伸手替她按摩肩膀,就算手指頭沒什麼動只是放在肩膀上也沒關係。

旁邊的允兒一直忍著才能不笑出聲。

可是第二天並沒有比較好。
吃早餐的時候只有兩個人在餐廳,太妍覺得自己在俞利面前像個透明人。

「要喝點什麼嗎?」俞利只是搖搖頭然後自己從冰箱拿出鮮奶。

瞄到太妍不爽快的張大嘴巴的時候俞利其實很想笑。

太妍深吸一口氣以後進了房間。
她坐在床邊咬著指關節,這個月過的讓人不開心。
為什麼?太妍這樣問自己,結果出來的答案都跟俞利脫不了關係。

一夕之間,老是在睡前纏著自己問:喜歡我嗎?的習慣突然消失了。
明明都會坐上同一台車在後面說笑話的人不見了。
有時候早上叫自己陪她一起練瑜珈的死纏爛打也沒了。


『我做錯了什麼嗎?』太妍看起來很煩惱,沒人能夠回答她。

『只是想讓她多在意我一點。』俞利嘟著嘴,似乎也不是那麼好過。


因為不誠實而產生的冷戰。
這是一場比耐心、比沉著、比誰在意誰比較多的戰役。

太妍輸了。

那天宿舍只有兩個人在、很巧。
如果不是因為俞利看到太妍回來後馬上轉身進房間,太妍不會如此沉不住氣。
但權俞利正歡呼著:上鉤了。

「妳最近真的很奇怪。」太妍抿抿唇,她很少這樣,像在質問什麼的口氣。
「哪裡奇怪?」生氣起來的太妍會讓人害怕,但俞利正注視著她的雙眼。
「討厭我嗎?」其實這是很需要勇氣的問句,尤其在正視到俞利的眼神後,太妍很後悔,因為她害怕聽到肯定的答案。
「我為什麼要討厭妳?」說實話、俞利很難過,因為太妍開口的第一句話不是罵她,而是先懷疑自己。
「我怎麼知道。」俞利的緩緩靠近讓她很有壓力。
「就這樣?」俞利寧願太妍罵她,罵她莫名奇妙,罵她是個可惡的女人,反正只要是罵她都好。

兩個人的距離只剩下半截手臂的長度。
太妍不敢再看俞利溫柔的眼神,本來應該為了莫名被冷落而生氣的人,變得膽小了起來。

「如果…不是討厭我的話…為什麼不理我…?」整個問句到了最後幾乎消失,所以俞利靠的更近。

太妍低著頭,企圖想把俞利推開,卻被抓住了手腕。

「是我以為妳討厭我。」這才是俞利最初的心情。
「我才沒有。」兩隻被緊緊抓著的手還在掙扎。

原本高舉的四隻手因為俞利的鬆綁而放下。

「那妳喜歡我嗎?」俞利垂下眼簾,用微弱到不能再微弱的眼神看著太妍,太過小心翼翼變得有點口齒不清。

太妍終於察覺到,自己現在的感受就跟自己給予俞利的一樣。
想盡辦法製造的親密感還是存在著距離,像被排擠般討厭。
其實根本就不是這樣,只是不會表達和接受而已。

太妍輕輕靠上俞利的肩膀,雙手環抱腰間。
沒有回答也沒關係。
俞利閉上眼睛然後微笑,擁抱太妍、在髮間落下輕輕一吻。


『那天晚上所有人的晚餐全部都是權俞利買單。』被收買的孝淵笑的可開心了。


「喜歡我嗎?」權俞利還是不斷的這樣問。
「不能說不喜歡嗎?」但是對象只有金太妍一個人而已。






----------------------------


提前先住金太妍生日快樂啊!!!
拜託貼哩今年好好發展(咦)
還有扛棒上的21是我的決定沒錯
反正我在台灣用實歲算法就好了(喂)
我相信金太妍會很樂意這個21歲的XDDDDDDDDDD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snow其斤言若
手戈是土土女又

snow

女孩兒是命

一起談念愛
  T-ara (2)
  2NE1 (2)
  F(x) (0)
說出你的願望
謝謝光臨
傳送門